作品展示
EXCELLENT ARTICLE
那些年我收过的“红包”

我一直幻想着这样一个情节,患者偷偷摸摸的找到我,眼看周围没人,猛地一下把一个小包塞到我手里,我义正言辞的一把退回去。“你是在侮辱我”,自己都被自己正义的样子打动了。

没想到这一刻很快就来了,当住院总的第一年,一个冬天的半夜,那天还下了一点小雪,我忙的焦头烂额,好容易把一堆需要填写的表格和病历写完,美滋滋的泡上一杯茶刚要喝。五床的张大爷探头探脑的进来了,张大爷的老伴到我们医院的时候高血压已经220/140了。大妈这么多年不知道自己高血压,因为突然头痛不缓解,在乡镇的诊所里量完血压,立即被拒绝治疗,送到我们县医院来。我当时接诊,要求大妈住院做检查,张大爷和大妈很为难,希望“开点药先吃吃”,我磨破了嘴皮子,连哄带吓唬,好容易让大妈住院了。

大妈年轻时候身体非常好,60多岁居然几乎没生过病住过院。住院以后,张大爷也不知道在哪里被灌输了这样讯息,不给医生送红包就不给你好好治。

今儿看张大爷的神态,就是来送礼来了,常年劳作被晒伤的脸上满是一种不自在和卑微。张大爷站在那一句话不说,嗯,啊半天,我以为是大妈又出什么问题了,怎么问张大爷就“不是,不是……”最后一句话不说,把一个手帕包往我手里一推就要走,也不知道是我幻想这样的情景多了,还是反应快,一把抓住了张大爷的袖子,把红包塞回到他怀里。幻想的义正言辞的话也讲不出来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个我不能要,红包不能收……会给你好好治的,内个……”哪有什么伟光正的样子,张大爷也涨红个脸,不敢把红包推回来,僵持了一下,讪讪的走出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张大爷像完全没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该治疗治疗,该查房查房。大妈血压控制的很好,交代的事情都用本子仔仔细细的记了下来,很快就出院了。我因为工作忙很快也把这件事情忘得光光的了。

来年开春,有一天下了夜班,正在科室里进行一些收尾的工作,一个瘦小黑的大爷敲门进来,低低的叫了一声刘大夫。我一看好家伙,拎着两个活鸡。张大爷带着大妈来复查,也不知道这两只鸡是怎么一路拎过来的。张大爷一改送红包时的拘谨,说这个鸡是家里养的,让我“补一补”。满面含光的说大妈恢复的很好,谢谢小刘大夫。

张大爷说我总是低下头来和大妈说话,也不会因为他们说话有一些迟钝而生气,交代病情的时候,大妈总是掏出小本来记,写字又慢,“小刘大夫你总是等写完才说下一句”,写完了还要帮大妈看看有没有写错的地方。

我心里一暖,这一点点小细节,就被张大爷记到现在。最终两只活鸡被张大爷死活留在了科里,他高高兴兴的走了。

实习的时候,一个带教老师曾和我们说过,如果患者在治疗期间硬要塞给你“红包”那是希望得到特殊照顾,如果治疗后还给你送礼物,则是真心诚意的对你感谢了。这些年,治疗期间我没有收过任何红包,但治疗后的“红包”我却心满意足地收下了,有自己家做的擀面杖,有新收的玉米,有大妈们做的新鲜吃食,还有小患者送我的一罐子千纸鹤……

这些“红包”是患者对医生发自内心的感谢,是时刻鞭策我要在医学技术之外,更加注重人文的启示。

0票

如果你感兴趣,希望分享或者想看到心血管内科同道的作品

请你关注 "瑞启心安" ————心血管内科患者故事医生征文活动

扫描二维码,敬请关注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

医师报

安进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