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展示
EXCELLENT ARTICLE
郝大妈“征服”记

“郝大妈您来了啊”,一个同事声音并不大,略显僵硬的和郝大妈打着招呼,整个科室为之一振,好像每个人都不自觉地直了直身子,本来写病历的同事写的更加认真了,好像再使劲低一下头,就能把头伸到病历本里去,本来井井有条的科室一下子喧嚣起来,大家都各自带着点表演性质的更加忙碌了。

我刚到科室的时候,总听科里人打趣,只有过了郝大妈这一关,才真正算能独当一面当大夫了。郝大妈几年前一个冬天因为血压控制的问题到医院住过一段时间院,之后就总是怀疑药不对,吃的不对,睡得不对,孙子幼儿园放学动作慢啦,女儿给买的衣服根本不是自己喜欢的,惹自己生气啦,血压稍有波动就马上到医院看病,后来发展到自己家房子不住了,和老伴租了一间小房子住在医院周围,抬脚就能来。

周六周日门诊不要挂号费,郝大妈就早起到市场买个菜,提着菜篮子在门口等着我们上班。和门诊的医生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叙述自己身体哪里不舒服,我们解答完了,郝大妈马上就会有其他的症状,后面就诊的患者不耐烦了进来催,郝大妈往往不是怒了,就是突然哭了出来。后来因为和每个医生都很熟悉,郝大妈就直接到病房来看病了。

郝大妈满面春光的和大家打着招呼,径直从楼道里走过来,直接找我来了。我是整个科室最新的新人,是郝大妈目前最喜欢的医生,还能耐着性子不断的回答她的各种问题。实际上我已经开始越来越不耐烦了,一样的问题和答案不停的重复再重复,一度问主任是不是郝大妈的更年期比别人更长一些?郝大妈65岁了,离更年期有些远。

因为对心理学比较感兴趣,上学时候辅修了一些心理学的知识,没有器质性病变的郝大妈能不能是心理问题呢?我开始有意无意的看一些心理书籍,一次长城会,台上专家讲的每一个症状、表现都像是在描述郝大妈: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及与检查结果不相符的“不典型胸痛患者”。我当时如雷轰顶,脑子里都是郝大妈略显讨好的笑容和神态,弯着腰,侧着耳朵努力听她儿子辈儿的医生们说话。

郝大妈现出来的痛苦是那样真实,而我们能给她的,就是没事,忍一忍,片子上没问题等完全不能解决她痛苦的办法。没有其他的渠道和途径,“医生能够治好我”的心态让她一次次的求助于我们。因为有胸痛、胸闷甚至有时候有频死感,郝大妈在心内科找我们治疗,还有腹胀、腹痛、腹泻、便急,常年在消化内科就诊。但所有的医生都告诉她没有问题。

郝大妈再来的时候,我对照着《在心血管就诊患者的心理处方中国专家共识》,开始有意的问她一些睡眠好不好、紧张、担心、害怕等等,郝大妈几乎全中,当我说,“虽然我们说没事,但您是真的疼是吧?”郝大妈几乎没有悲伤的表情,突然眼泪顺着眼角横流下来,这是她第一次被人理解的泪水,甚至老伴儿都觉得她是老来“作”,儿女也不理解,家庭关系紧张,让她越发的孤立无援。

我不是专门的心理科医生,只能用我的理解和郝大妈解释有时候心理的疾病也能导致身体上的疼痛——虽然检查不出来——但身体真的很疼——但没有实质上的疾病——不用担心。我把“持续负性情绪可引起交感神经功能亢进,血液中儿茶酚胺浓度及去甲肾上腺素浓度升高,释放多种促凝因子及血管紧张素等缩血管因子,导致心肌缺血加重,引起心肌梗塞甚至猝死的发生”这样的专业词汇,转变成“不要害怕,越害怕会越严重。”

郝大妈对我空前信任,我让她到心理科就诊她死活不走,于是我只能靠学术会议,书本上的知识,加上我对郝大妈的理解,和她一起制定了一个康复计划:包括每天走一万步,每天睡觉前热水泡脚,睡不着觉就看书、看报听广播,实在睡不着就少量食用褪黑素等。

“郝大妈您来啦!”一个响亮的声音满带着兴奋,“大妈您又做野菜包子啦”,一群新来实习的医生护士把郝大妈团团围住,一边从盖了蒸布的大盆里往外拿包子。郝大妈佯装生气的把他们轰走,孩子们已经心满意足地两三个人分着包子吃着走了。

郝大妈走到我这,神神秘秘的,手往盆地一拍,“好的都给你留着呢”。

让大家紧张的郝大妈来看病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时令蔬菜下来,包一手好馅的郝大妈就登场了。

我也因为“征服”了郝大妈成为科室“征服大妈的人”,凡是有类似大妈的情况的出现,“来,放小冯”

科学与人文是医学的两翼,当我深处其中,才深刻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0票

如果你感兴趣,希望分享或者想看到心血管内科同道的作品

请你关注 "瑞启心安" ————心血管内科患者故事医生征文活动

扫描二维码,敬请关注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

医师报

安进中国